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过趣人们常说,你萌药丸。现在你萌喂丸,过趣已成过趣。
不知不觉,我趣伟大,不朽,但是乙烷。

“你们的提督,可能不会回来了,短时间内。”
“不不不,你看屋顶上晒着的那条咸鱼干,就是你们提督。”

咸鱼垂死惊坐起(。)

事实上是这样的.

「bsm你不要老挡着欧根啦.看不到Q版啊。」
「深海欧根呢??」
「姑娘们别打的太快啊我要看立绘??」
「所以深海欧根到底长啥样啊啊啊啊……」

俾斯麦:怪我咯。

去他的转圈少女!摔手机

感觉普通关难度压了好多…之后困难战役就要吃屎了,害怕。

E3的第一次攻略

E3先遣队回来后,因为这次活动身份敏感而留在港区待命的俾斯麦围上去询问了进度。
「说起来,战斗的敌人…就是自己什么的,果然感觉有点微妙。」俾斯麦感叹道,拍拍在出征队伍里因为刚刚击沉了深海bismark心情复杂的欧根的肩膀,安慰了这位老战友不必在意这些。

「所以说风水轮流转啊蛐蛐俾斯麦。」
她没有理会某位同样心情复杂的淑女小姐,虽然这场战役就是为她复仇而存在的…还是别提.很快她就会出现在出征队伍里,想到就觉得莫名胃疼。

提督盯着无限转圈的屏幕,
「靠!」气的摔了手机
「去他的深海网络干扰黑科技!」

也许能在梦里相见

四周是一片模糊朦胧的白光,我知道这是梦境,在梦里我见到了那个家伙,过去有多少抱怨都没能也没来得及说对这家伙说出口。身体颤栗不已,在胸腔里同样颤抖不已的某种感情悄无声息的激荡开来。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那是冰冷彻骨的海底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过去压抑在心头的东西曾让我紧咬牙关说不出话来。我已经失去了用尽我一生勇气,只要为了某人的机会;所以我要说出来,尽管连说出口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俾斯麦,你是个混蛋。”

但我还是要朝她跑去,对,我要跑到这家伙的面前,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看着她,狠狠的看着她,向她炫耀我还存在于现实的这个事实,然后狠狠的……
抱住她。
终于又见到你了。

“谁让你先走一步的啊……区区俾斯麦。”

我知道我现在根本懒得填脑洞……希望能在夏活之前把深海bsm和胡德给填了_(:3」∠)_对为什么胡德总是死,所以才让蛐蛐(不.

无论是她们之间互相打打闹闹,坑坑提督的铝钢弹桶;还是昔日的敌人再度碰面,不得不一起相处时碰撞出的火花,所谓的提督和舰娘之间那不正经或正经的日常,是秘书舰轻叩办公室的门再抱着成堆成堆让提督想开枪自杀的文件走进门去.是小学生在港区的道路上追逐打闹,然后提督眼睁睁的看着跑在最前面的空想频频回头嘲笑身后的Z驱六驱,不出所料的重重摔了出去. 是提督一次又一次的迎接回港的主力舰队,再批给胡德她们快修桶和大批钢材,然后默默的让俾斯麦和提尔比茨常驻演戏场.是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惨烈战役后,迎来新伙伴的港区又重新焕发生机。 命运的红线交织相错,在心里留下印记,留下虚幻的真实。

而真正的她们,是早已葬身海底的一缕游魂,一声轻叹。
无论哪片海域,海面之下,连光线都无法造访的深渊,只有流水的水声带着时间,在锈迹斑驳的船壳中默默流淌。
而另一些带着荣耀归还的她们,也无声无息的归还了祖国的给予她们的一切。

当铁与血的硝烟散去,因战争而生的,必将归还到战争中去。

如果毒品有顏色,那一定是紫色。

倉鼠太太摸的彭姓歌姬_(:з」∠)_

能用大建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建不出来还有2-5的打捞限定。:(

吸毒日常

「再吸一小口,嗯,就一小口。」
这么说着的少女又按下了播放键,情不自禁的跟着小声的(雾)唱起来

ギリギリ愛 ~キリキリ舞ヽ(`∀´)=(°∀°)ノ
難易度Gでも全て壊してみせるヽ(•̀ω•́ )ゝ
ギリギリmindヽ(`∀´)=(°∀°)ノ
さらなるGへと(o゚v゚)ノ
意識が溶ける 体は制御不能(゜д゜)
ちゃうかもね~ヽ(´▽`;)/♪

「彭…美云我喜欢你啊!!」_(^q^)」∠)_
以上是本月以来提督办公室的日常。

「…提督对着新买的海报喊了你的名字多少次啊,彭萨科拉。」从窗外路过的华盛顿带着她从不离身的斧子,抬头看了一眼窗户。
一边的彭萨科拉苦恼的摇摇头
「最近经常这样,提督她总是对着海报上的人喊我的名字,而且还管听歌说成是在吸毒。」
听歌听成这个样子,的确和吸毒也没什么区别。

「大家听我说!我拿到提督她最喜欢的歌姬的海报啦!」
萤火虫兴奋的冲进食堂,手上挥舞着一张卷起来的海报。
「我和提督说大家都很好奇,所以提督就把海报给我啦~」
众人迅速围拢。
海报展开后
众人「……」
昆西 「OvO昆?」
盐城湖「彭萨科拉姐姐……」
华盛顿打量着海报上紫发紫瞳的女性,认真的看向彭萨科拉
「说起来,你真的没有偷偷跑出去打工做偶像么?」
彭萨科拉「……」

呜呜呜最近对这首歌中毒了.某彭姓歌姬不好好做重巡,非要去唱歌,还在歌里下毒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