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也许能在梦里相见

四周是一片模糊朦胧的白光,我知道这是梦境,在梦里我见到了那个家伙,过去有多少抱怨都没能也没来得及说对这家伙说出口。身体颤栗不已,在胸腔里同样颤抖不已的某种感情悄无声息的激荡开来。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那是冰冷彻骨的海底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过去压抑在心头的东西曾让我紧咬牙关说不出话来。我已经失去了用尽我一生勇气,只要为了某人的机会;所以我要说出来,尽管连说出口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俾斯麦,你是个混蛋。”

但我还是要朝她跑去,对,我要跑到这家伙的面前,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看着她,狠狠的看着她,向她炫耀我还存在于现实的这个事实,然后狠狠的……
抱住她。
终于又见到你了。

“谁让你先走一步的啊……区区俾斯麦。”

我知道我现在根本懒得填脑洞……希望能在夏活之前把深海bsm和胡德给填了_(:3」∠)_对为什么胡德总是死,所以才让蛐蛐(不.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