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无论是她们之间互相打打闹闹,坑坑提督的铝钢弹桶;还是昔日的敌人再度碰面,不得不一起相处时碰撞出的火花,所谓的提督和舰娘之间那不正经或正经的日常,是秘书舰轻叩办公室的门再抱着成堆成堆让提督想开枪自杀的文件走进门去.是小学生在港区的道路上追逐打闹,然后提督眼睁睁的看着跑在最前面的空想频频回头嘲笑身后的Z驱六驱,不出所料的重重摔了出去. 是提督一次又一次的迎接回港的主力舰队,再批给胡德她们快修桶和大批钢材,然后默默的让俾斯麦和提尔比茨常驻演戏场.是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惨烈战役后,迎来新伙伴的港区又重新焕发生机。 命运的红线交织相错,在心里留下印记,留下虚幻的真实。

而真正的她们,是早已葬身海底的一缕游魂,一声轻叹。
无论哪片海域,海面之下,连光线都无法造访的深渊,只有流水的水声带着时间,在锈迹斑驳的船壳中默默流淌。
而另一些带着荣耀归还的她们,也无声无息的归还了祖国的给予她们的一切。

当铁与血的硝烟散去,因战争而生的,必将归还到战争中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