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俾斯麦和胡德的相处方式

最初相见的时候两人都是非常镇静的,不会有一方刻意的叫嚣与嘲讽。两人礼貌的保持着相当的距离,见面时胡德面不改色,语句客气委婉而又冷淡疏离,俾斯麦认真严肃也不失礼貌。这是其中一种。

然后在主力队里的针锋相对中开始互相冷嘲热讽,英国淑女毫不吝啬的露出自己牙尖嘴利的一面,只针对俾斯麦的尖酸刻薄。而俾斯麦也毫不相让,对峙的两人虽然表面以礼相待,却句句带着嘲讽的意味。这是最让人难受的阶段,曾经提督是这么想的,看着她们两个在一块有一句没一句的假装客气的说话实际上火药味浓的快着了然而两人很有节制的就是不让它彻底烧起来简直要命。

再然后,应该说明明已经是熟到了可以互相交付性命的战友,“矛盾”反而升级了。大概因此两人仿佛变成了小孩子一般,任性的打打闹闹时常不对应该是是天天发生,时不时威尔士亲王也会加入进去结果就会演变为英国船和德国船的群架。港区里的钢就是被这俩突然变逗比了的家伙给浪没的。
“区区俾斯麦!谁需要她替我挡炮弹了,刚才的那一击凭我自己就能闪开!”
“哈?我才没帮她挡呢,都是因为胡德的胸太小了所以炮弹从她胸前擦过去了才打中了我啊!”
“你说什么?!俾斯麦你说清楚!你自己没躲开还怪我没接住??”
习惯了这两人每天的日常,提督安静的看了一眼修理费用,把她们调去了远征队。

胡德表示什么任务都和这只蛐蛐排在一起真是哔了猫了。
俾斯麦表示她更想和欧根一起出击,欧根能很好的掩护她而现在她总要照顾每每被一发大破的胡德。
而对方居然还总是嫌弃自己。
活该开幕就炸死你这个幸运E.
“要炸也是炸死你这个会被区区箭鱼断腿的区区俾斯麦啊混蛋!”
然后两个人又打起来了。

“不好啦走火啦——啊!胡德又中弹了!快去叫提督!啊!威尔士亲王和罗德尼也加入了!快啊为了我们这个月的零花油!”

开这样的两人的玩笑是会被打的,当初提督安久在某天路过看见路旁双手抱胸的俾斯麦和站在她面前皱着眉头一脸气急败坏的傲娇样(来自提督的说法)的胡德,开玩笑说没有什么不是一个吻可以解决的如果有就两个。
非常罕见的是,应该说是史无前例破天荒头一遭,两人愣了一下,同时红着脸别过头去。
…………wait??
上次她开玩笑说想看她俩亲亲,被两人丢进了夜色中的大海。
说起来上上次……这俩人也是矢口否认然后非常坚决的,打了嘴贱的人一顿。说起来好像俾斯麦也有迷之脸红啦,但提尔比茨说她姐姐可能是运动(打人)完累的。

总之两人这种傲娇而又充满孩子气的愉快日常一直持续到俾斯麦冲进安久办公室打劫走一枚戒指为止(。

于是现在,温情脉脉的婚后日常(雾)简直要把所有人闪瞎了(……)
前排出售英吹四艇牌墨镜。

一时脑洞(……)性格什么都挺崩的请不要在意,就当是卖萌欢脱向吧。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