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关于提督那四枚戒指的去向

01
帕斯塔战役前夜,安久熬夜在办公室里整理计划书。
「那么…就这样吧。」
交代完舰娘们第二天的作战计划后安久叫住了正打算要离开的声望。
其他英国船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纳尔逊微微颔首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我和罗德尼先行告辞。」
边上的罗德尼挽着她的手,走前还不忘笑着回头看看声望,似乎还做了一句加油的口型。
声望只是无奈的对她笑了笑。
「……再见,罗德尼,愿你和纳尔逊都做个好梦。」
威尔士拍拍声望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什么都没说但是带着满脸认真的“加油啊”的表情。
「再见……亲王。」
为什么觉得压力大起来了。
「那么,我也告辞了。」
胡德慢悠悠的起身,伸出右手扶扶镜框然后朝声望这边投来了视线——
……胡德小姐请你快点走还有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也请不要露出这样的微笑。

以纳尔逊为首的英国船纷纷告辞离去,当然别的舰娘也早跑没影了。在她们暧昧的目光中女仆长头一回感受到了所谓的压力。
内心也只是无奈而已,似乎她们误解了什么啊。

「那个……嗯,声望。」
事先也遭到舰娘们同样一轮眼神的洗礼的安久面朝着自家的秘书舰,难得的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那个…我想呢……我是说……」
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啊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安静了,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见……
不对不对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快点说出来就好了啊啊啊啊
望着在身前站着耐心等待自己说完下句的声望,安久局促不安的摆弄着手指,咬咬嘴唇还是尽可能提高自己的音量大声的把话说了出来
「我是说…在战争结束后…不,就在战前,现在,我们结婚吧!!」
几乎是在瞬间两边的脸颊就烧了起来。
啊…会不会太草率了啊……

然后看到的是声望略带疑惑的眼神,对方轻轻歪了歪脑袋
「主人,如果你是在找我进行脱宅演习,我个人建议你需要更稳重些,现在你的脸太红了,没有可靠感……?主人?你是认真的吗?」

……
……为什么你这个时候切换到女仆模式了啊喂!
自从任命声望作为自己的秘书舰后不知道多久没听到对方这样称呼自己的安久热泪盈眶。
虽然还是有很多的槽要吐。
重点不对啊啊啊???

不管怎样声望还是稀里糊涂[划掉]的戴上了戒指_(:3」∠❀)_
「呐声望,以后还是叫我主人嘛。」
「提督,明天早晨我会准时叫醒您的,请认真下达战斗指示。」
「qwq我还想听……」
「已经到了就寝的时间了,提督。」
「qwq晚安……」
「晚安。」

背对着安久离去的声望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抬头看向镇守府漆黑的天。
「主人,看来您已经相当稳重了,声望也非常高兴呢。那么,今后就请多指教了。」
轻声的自言自语带着誓约消散在港区的夜色中,声望闭上了双眼,静静听着战争前夜海面上吹来的风,右手上的戒指静静的闪烁着光芒。

然而……
稳重个鬼啊!!
「主…不,提督,您再不起床我就要拖您起来了。」
端着餐盘站在都日上三竿了还留在梦里的安久床前,声望满脸的笑容隐隐带着黑气。
「诶……再睡会儿嘛…呼……不不不我我我马上就!!!!」
虽然女仆长最后还是让她多睡了一会儿
并且陪她睡了一会。

「不过,提督您不是想把这些戒指给所有的中国船吗?给我的话不要紧吗?」
「听着,声望。」
左手被握住,对方的语气虽然无比温柔,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这枚戒指的意义是你我之间的誓约,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呜……虽然在战争之前给你总是会让你误会吧。
才不是为了提高战力什么的。
「我想好好守护那些孩子,她们曾用生命守护过…和我所要守护的同一个祖国。」
声望表面上还是在优雅的微笑,但确实在认真的听着。
「我曾想到的最笨拙的方式……能给她们的约定,就是戒指。」
安久心虚的摊摊手
「虽然我的确喜欢过宁海啦……咳。」
然后踮起脚双手环住声望的脖颈在她的耳边轻声说
「不过如果要说爱的话……从头到尾都只有声望一个噢。」

ps.女仆长作为秘书舰以后只会称呼安久为提督,大概是希望对方正经一点顺便提醒自己对她狠一点_(:3」∠❀)_

评论(7)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