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无象

脚下翻涌的浪花溅湿了衣角,不过这是平常的事,俾斯麦持续航行在不停起伏的海面上,其他几艘驱逐保持不远的距离跟在她的身后。
对她已经而言很久没有出击任务了。

夏季的影子才刚刚露出一点征兆的时候,总督府发起了讨伐深海的大规模战役,所有镇守府的同时参与这次行动包括安久的镇守府。这次战役中俾斯麦由于练度不足并未被编入主力队伍中。

出征当天,胡德在旗舰之后的二号位上,自信的推推眼镜朝她投来充满自信而又愉悦的眼神,让她觉得胡德就像是小孩子赢了一次自己一直想比过去的隔壁家孩子一样,充满了傻乎乎的孩子气。

当然这个想法不能让淑女小姐知道。

仿佛察觉了对方没说出口的担忧,胡德走到站在她面前的俾斯麦跟前对她展颜一笑
「谁叫你这么晚才来报道呢,宰相阁下?」
俾斯麦无视了那个在自己眼里笑得有些欠揍的笑容,打量了一圈胡德改造过后的装甲,淑女小姐的穿着越发华丽了,虽然弱点还是明摆着。视线落在她头上戴着的新的紫色的头花,脸上的神色变得温柔了几分,伸出手帮她整理了一下披在两肩的长发
「战斗的时候机灵点,注意闪避对方的炮弹,别又被敌舰打碎了眼镜,还有记得看准了打。备用眼镜带了吗?」
「不用你提醒——别乌鸦嘴啊!」
最后面带微笑的胡德伸手揉了揉俾斯麦的头发转身心情非常好的回到早已在四处看风景的出征队伍中。
留下俾斯麦一个人怀里抱着两只猫头顶着一头稍乱的头发站在原地默默无语。
「帮我照顾好生姜鱼饼,别担心,我会很快回来的。」
「……」
俾斯麦低下头看着怀里同样用不太和善的目光看向她的两只猫。
她就这么爱给自己立flag,没办法。

然后很快俾斯麦就接到了大破回港的胡德,再送她入渠。送她出征,周而复始。
不能和她一起入渠很遗憾,但不如说连和她并肩出征的机会都没有让她开始觉得非常不甘心。胡德已经接受了现代化的改造,无论各方面都到了巅峰,而自己还远远不够强。
还远远……不够啊。

战后所有参与行动的舰娘都获得了长期的假日,应该说是排队泡澡的时间,港区也进入休养生息模式。

俾斯麦早早的向安久主动申请了出击的机会,虽然被对方叮嘱了一大堆要小心仓库的储备钢不多了(这才是重点)之类的话,不过总算有了出征的机会。

巡视了附近一带的海域确认报告没有异常后,俾斯麦准备返航。
只是日常的巡航任务而已,偶尔发现的敌舰在相遇后的几次交火后也都尽数击沉。
俾斯麦向身边的两艘艘驱逐舰下达回港的命令后,最靠近她的Z1脚下突然炸起一阵水花,她踉跄了一下跪倒在海面上。
触雷——?!
俾斯麦的呼吸一窒,准备过去扶她起来,Z1忍着痛苦半跪在海上朝她大声喊道「别过来!俾斯麦大姐!是潜艇!」
不妙,一阵不祥的预感掠上她的心头。
耳边传来了隆隆的噪音,猛一回头看见紫色的深海舰载机群铺天盖地的朝这而来,远处,熟悉的黑色身影出现在视野里,漆黑的动舰装表面闪烁着金光。
深海战列舰吗……数量是,三。潜艇数,未知。敌空母,未进入视线范围内。但是敌舰的数量可能出乎意料的多。
己方,战列1,驱逐2。
俾斯麦紧皱着眉头露出严肃的神情,后背依然挺得笔直
「有点麻烦了……Z1和Z16!队形散开!Z1!还能动吗?」
舰载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几乎是一瞬间就追上了她们到达了头顶,毫不留情的投下炸弹和鱼雷,身边溅起了一道道水柱,回避了所有对自己舰载机的攻击后俾斯麦立刻转身看向身边的驱逐舰。Z16紧紧抓着Z1的身体,让她把手搭载自己脖颈上给她支撑着身体
「…我们没事!俾斯麦姐姐!」
然而站在可不是能松口的时候啊。机械碰撞的声音响起,穿着漆黑舰装的白发女人们带着冰冷的表情,黑洞洞的主炮口对准了她们。
俾斯麦用凝重的表情和她们对视,回过头对着Z1和Z16说道
「德意志的战舰不会认输。」
「是!」
两个孩子的表情十分坚定。
俾斯麦露出了一个微笑,突然转身飞快的朝对方驶去
「你们立即回港,这是命令。」
她们不能留在这里,俾斯麦早就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打开了通讯频道,哈?求救?没必要,凭那两个孩子的本事是一定能逃出包围的,再说她俾斯麦会不会被留在这里,还不一定呢。
「那就来吧。」勾起嘴唇对着深海舰露出挑衅的笑容。德意志的军人俾斯麦大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对方比起两艘驱逐还是更想要击沉自己。
成功的吸引了所有的火力后她收起了脸上的其他表情,又变回那个认真至极的德国军人。
「俾斯麦姐姐!」
没理会身后Z16大声的呼喊,俾斯麦对着她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提督她很喜欢你们啊…你们要平安无事的回去。」

「胡德。」
试着开口确认通讯是否连上
很快对方微微惊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俾斯麦?你不是出征了吗?乱接通讯?这种事你都干的出来?德国人的严谨认真呢?!」
熟悉的带着点抱怨口吻的声音,让她莫名的有点想念,俾斯麦轻轻的笑了
「这个通讯器不还是你拉我去换的。」
虽然主要用在她们两个之间就是了。
「消极怠工就是消极怠工别找理由啊俾斯麦!」
「德意志的军舰从不会消极怠工」
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回复她
……
「好了,有什么事吗?」
注意到一道不易察觉的水花快速的接近自己,加快了速度进行回避
「能认识你很好,胡德。」
「干、干嘛啊?」能想象到通讯那边她的脸一定红了
但是胡德很快平静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俾斯麦?」
刺耳的嗡鸣声中新一批舰载机再度起飞,主炮齐射,狠狠的打在对面的战列的身上。
「还是多关心下自己吧,假期中的战巡小姐,等我回来你主力队的位置可就不保了。」
「什么嘛你这个人……」
耳边又响起她的碎碎念。
真想回去啊,真想马上就回去。

随手擦拭脸上的血迹,分不出那些是自己的,布满了弹孔的主炮再一次对准眼前的深海舰。
另一边的胡德捧着她的红茶杯侧耳听着通讯频道里传来的声音,似乎夹杂着隆隆的声响,似曾相识。胡德皱起了眉头
「你那边声音好吵。」
「战斗中嘛没办法。」
「战斗你还聊天!?」换了不可思议的语气,手里的茶杯差点倒翻。
「我只是一时接错了通讯而已,是你和我聊起来的」
「你……!」

海风中夹杂着几丝血腥味,鲜血在海面荡漾开来。
真是没完没了啊。已经连清点自己的损坏情况都不必要做的俾斯麦这样想。
真遗憾啊,不能和她一起出征,不能替这个不长眼的家伙挡炮弹了。
「好了,你战斗要专心。」
「嗯。」

「帮我照看一下提尔…她老是待在自己房间里可能会忘了吃饭。」
「为什么我要照顾你妹妹啊。」
虽然她在抱怨,但肯定还是会去做的吧。
从最初认识她开始,她也变了很多呢。
依旧带着笑意和对方说话,克制住喉口涌上的鲜血。
好像……只能到这里了。

胡德用手中的茶勺在杯中轻轻搅拌
「早点回来啊,赶在下午茶结束之前,也许我会给你泡杯红茶。」
耳边只传来那个人的笑声。
通讯断开。
放下勺子,右手抚上了自己的心口。
揪紧的感觉,真讨厌。

下午四时,Z1和Z16回港,Z1中破。
旗舰俾斯麦,沉没。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