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胡德和波斯猫

这是发生在胡德改造前的故事。
1
胡德不喜欢波斯猫。
有一天宁海偶然间提到了港区里有一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波斯猫。
“你说那只猫儿,没人管也没人喂,只能自生自灭,多可怜啊。”
胡德皱起了眉头,她不喜欢波斯猫。对此她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就起身回房间了。
偏偏是波斯猫。摇摇头不去想由波斯猫联想到的那个人的名字,她可是很明确的评论过自己不喜欢波斯猫的。胡德这样想着,轻轻带上了门。
然后胡德就有了半夜出门的习惯。

2
被那只野生的波斯猫挠了一爪子
胡德看上去有点沮丧,但第二天她还是毫不介意的带着猫粮来喂它。
当她撕开装猫粮的纸袋将食物放在它的面前时,那只猫儿嗅了嗅摆在面前的食物,再将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嗅嗅胡德的手指。
然后……咬了一口。

第二天第一舰队出征时,旗舰俾斯麦总觉得胡德对她充满了怨气,偶然间目光重叠,胡德也只是瞪她一眼再别过头去。

3
那只波斯猫不知道为什么对胡德特别提防,以至于要胡德远远的走开了才肯吃她带来的东西。
对此胡德也不介意,对于它愿意吃自己带来的食物还是会感到高兴的。
然而……
“你这只死猫!”
一再的被咬还是让胡德气的炸毛。
波斯猫喵的叫了一声,爬到围墙上扭头看向胡德,投来嘲讽的眼神。
果然她还是不喜欢波斯猫。

4
波斯猫很高冷,非常高冷,对谁都很高冷。
它常在围墙上昂首阔步的行走,对下面喊它的驱逐舰不闻不问。
胡德每天都要到处找它,还要顶着它嫌弃的眼神强忍着不发作给它喂食。
“作为英国种的波斯猫,不是以优雅善解人意闻名的吗?”
“——啊!你又咬我!”

5
波斯猫总是神出鬼没,有时候可以看见它趴在露台上晒太阳,一转眼,又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胡德总是找它找的很辛苦。
过了一段时间,胡德发现波斯猫会在固定的地方等她。
然后再在她试图摸它的时候咬她。
波斯猫似乎很喜欢这样。

6
“胡德前辈又出去散步啦?”
“诶?可是今天晚上下雨哦?”

胡德牺牲了自己的披肩把波斯猫抱回自己房间呆了一晚上。
当然牺牲的还有房里的瓶瓶罐罐包括墙上的油画。
波斯猫似乎非常不满,在这里留下了各式各样的爪痕。
同样被牺牲的还有她一晚上的睡眠时间。

波斯猫都是这么讨厌吗……
出击队伍里的胡德打的哈欠比提尔比茨还多,回港的路上靠在边上人的肩膀上睡着了。

7
波斯猫允许胡德接近它已经是过了很久之后的事了。
到了让胡德摸它的脑袋那是更久以后了。
胡德面对它总是嫌弃的眼神忍不住提问:
“波斯猫高贵华丽的气质呢?”
然后挨了一爪子。

8.
不知何时胡德已经养成了习惯,平时空下来的时候也会四处张望寻找它的身影。
午后的下午茶时间,波斯猫爬上胡德对面的座位,自顾自坐在上面优雅的舔着爪子。
胡德也就由着它,推了一碟饼干到它的面前。
对方带着嫌弃的眼神吃掉了。

8
“这是胡德前辈养的猫吗?”
“嗯……算是吧。”
“奇怪…前辈不是不喜欢波斯猫吗?”
对面的波斯猫又投来嫌弃的眼神,仿佛是它养了一个主人。
令人火大,不过好像也都习惯了。

这一天的傍晚,难得想出来散散步的俾斯麦看到了蹲在道路一旁的英国淑女。
“……胡德?你怎么在这里?”
胡德慌忙回过头,见到她的瞬间身体变得僵硬,怀里的波斯猫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向那边的俾斯麦投去了锐利的眼神。
总觉得她怀里的猫的眼神真令人不爽。
“我记得你不喜欢波斯猫。”
胡德转过头把怀里的波斯猫放下来,站起来慢慢挺直了后背。
“对啊,不喜欢。你什么都没看到。”

这一天出击回来后,胡德被俾斯麦拦下
俾斯麦靠着墙对着她微笑。
“lady hood,领养证书已经帮你办妥了,你随时可以带着你的波斯猫回去了。”
“如果是命令的话我就照做。”
“哦?”俾斯麦一把抓住胡德的手把她按在墙边,“可我听说你已经承认那只波斯猫是你养的了。所以你讨厌的到底是波斯猫,还是我?”
“你。”被按在墙上的胡德心跳加速得都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但还是装作一幅平淡的表情回答。
当然这也是发自内心的回答。她想。

抓着自己手腕的力道突然加大,就这么被人拖走。
“我看你是不想下床了。”

“你讨厌我?那之前你靠在我身上睡觉是怎么回事?”
“我……”
嘴唇被堵住,最后只能发出细碎的呻吟。
“做到你说喜欢我为止。”

波斯猫:妈的两个智障。

实际上是因为胡德改造后有了两只点击就送的英短。
至于那只波斯猫是哪儿来的又去了哪儿…
胡德偶尔也会想起它,虽然她不喜欢波斯猫,嗯。

至于它是不是[消音——]派来的助攻,谁知道呢。(滑稽

其实原本只想写胡德半夜私会波斯猫(bu被俾斯麦抓到的x于是俾斯麦又多了一个情敌(buu
所以说最后主角又变成了俾斯麦……又变成了俾胡,虽然本来也是俾胡x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