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一条老咸鱼今天的日常。

2-5根本没有金刚,都是骗人的,2-5的J点根本没有实装大傻。

悲愤的提督边送列克星敦和加加入渠一边想着。

「还是对提督感到有点抱歉呢,哈哈。」
列克星敦靠在船渠的边缘,手搭在修理池的台面上撑着下巴。泡在暖和的池水里渐渐放松了身体。

「有什么好在意的,列克星敦姐姐。」
萨拉托加从背后扑过来抱住了她,溅起一阵水花
「出征大破什么的也已经是常事了,提督会理解的啦~」

「你要是能学会好好躲避敌方舰载机的攻击我也就放心了。」
「姐姐还不是也被那艘深海战列打中了—— 」
「不说这个,说起来这回连声望都是大破回来的,还真是少见呢。」


安久反省了一下自己最近的确都没有合理的规划过资源的问题。像帕斯塔战役这样的大规模战役也过去了某一段时间了,要说没有伤及港区的元气是不可能的,好在这些天舰娘们的生活都慢慢回到了正轨。

到最后都没找到卡米契娅内拉的踪影还是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打击,全港最伤心的就数她自己还有阿维埃尔了。

现在就是舰娘们缓过劲儿来可是仓库里的资源储备明显还跟不上啊。叹气。

回过神来肩膀被威尔士亲王捶了一下,虽然只是轻轻一下但是安久感觉自己的整条手臂都快废掉了
「痛……喂喂大哥!我可是个人类噢??」

「啊啊,反正您没事嘛。」
威尔士很随意的挥了挥手,给她留下了一个背影
「我和反击去远征了,第一舰队很快就会回来了吧。」

大哥你不要总留下这样满是flag感觉的话啊。安久惊恐的。

随后很快就收到了电报传来的消息
太太加加大破。嗯航母的目标太大也可以理解。毕竟航母的中弹率总是比较高。

【旗舰声望,大破。】

刚把列加姐妹送入渠中的安久一转身就看到了女仆长。
捂着伤口的声望连带着舰装也有一定程度的损坏, 女仆裙的裙摆上也沾了灰。拖着重伤的身躯,声望在看到她的时候还是露出了优雅的笑容
「哎呀……这次真是失态了。」

每次声望受伤以后,安久的心情就会变得有些微妙。其实仔细想想也能明白。
就算是声望,也是会受伤的。

「就算是声望,也有大意的时候嘛。」
安久调皮的对她眨眨眼。一旁的妖精上前递上了修复用的建材和修理道具。

「辛苦啦,欢迎回港。」
你战神的地位依然不变。

「……提督,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入过渠了呢。」
被用一个快速修理打发了以后立刻重归岗位的声望。

「列克星敦姐妹她们还在渠里啊。」安久远目。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2-5毕业啊……不过真的辛苦女仆长了,推图不带着她心里都不踏实,往往连修理池都没进就就地修理了。
现在困的有点迷迷糊糊,核心的战役也还没打,既然声望也难得大破了一次,就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夏活都过去这么久了自己还是耿耿于怀(。
半睡半醒间写的东西好像没什么逻辑。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