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就是喂自己吃口玻璃渣。

—唔…能否问下有没有看见一个梳着包子头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孩子呀?那是我的妹妹平海…

—噢——正在我的母港哦!

—……母港?您就是提督吗?平海,平海已经平安的回港了吗?

……太好了,这样我就能放心了呢。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