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提督的秘书舰 补完

终于婚了声望,来填坑。婚贺还没想好怎么写。
说实话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总之最终醒悟了女仆长才是真爱(:з」∠)_
(那宁海怎么办。)

走廊上,声望站在提督室的门前,非常不像女仆长一贯的作风的犹豫了一下。将带着擦伤的手臂藏在身后。
推开门,看见依然端坐在办公桌前的那个身影,轻轻叹了口气。

「晚上好。提督,请原谅我不得不提醒您。晚睡对于人类的健康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一如既往十分委婉但是坚决的语气。

昏黄的灯光下映着少女的面容。提督安久正对着她的秘书舰,海军帽端端正正的戴在头顶,十指交叠在胸前,很认真的在思索着什么。出乎意料的既没有向她撒娇要求迟一点再去睡觉,也没有皱着眉头写提交给总督府的申请。

看来是真的有什么事呢。声望这样想着。虽然提督正经的样子对于她来说是难得一见的。

「提督,如果有什么心事,也许可以试着说出来。」
安久淡淡的扫了一眼桌面上放着的战斗报告,看不出表情

「不用藏,我都知道。」

「是我自己的疏忽,战斗中的损伤是十分常见的,提督不必放在心上。」

声望脸上依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提督什么时候会关心这些小事了?」

「…我一直都很关心。」安久别过头去嘟囔道。

对面的女仆长只是看着她微笑。

「第一次…看到舰娘大破的时候,就害怕会失去你们。」

「之后的确没少见过你们受伤,可是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能一直好好的。」

「大概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你们现在会对我这么重要。」

安久把脸埋进自家女仆长大人的怀里。

「声望,之前我在四艘船之间摇摆不定……现在,我好像已经有了答案了。」

同时她看不见的女仆长的脸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

「提督……?」

「请一直,做我的秘书舰吧。」

声望咳嗽了几声,脸上还残留几分红色。她轻轻拍了拍安久的后背

「已经很晚了,提督。如果没别的什么事的话该就寝了。」

正在帮安久收拾书桌的桌面的声望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提督,这是?」

安久回头看去

「噢这个啊,是誓约之戒。」

「诶?」

「就是和舰娘举行交换誓言的仪式所需要的道具。」安久接过戒指盒,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放了进去,抽屉里躺着四个一模一样的小盒子

「你看这里还有三个。一般来说总督府只会给提督发放一枚戒指的,不过嘛,我又买了三个——我现在一共有四个戒指。不过要娶整个中国渔政还差了两个,唉谁叫我还没捞到肇和应瑞呢……」

收好戒指安久一边自言自语,浑然不觉一边微笑得越发恐怖的女仆长声望的脸。

砰——
一声巨响响彻天际,打破了港区夜晚的平静。

后来据战巡宿舍里女仆长的妹妹反击透露,当天夜里提督在声望房间门口跪了整整一晚上她姐姐才答应做提督的秘书舰。

安久:qwq怎么了声望你为什么突然打我!?qwq有话好好说放下炮管!别忘了你还有伤!

(打的就是你啊。)
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写告白,因为我不会写。A。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