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久_揭棺而起

……咸鱼。

关于提督喜欢的船

俾斯麦百无聊赖的拄着下巴,右手手指的指节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叩桌面。这位德意志的战列舰小姐已经陪着她的女友,金发的英伦淑女消磨了一整个慵懒闲适的下午。尽管红茶不怎么对她的胃口,不过能陪伴对面那位正在安静的读放在她膝间的书本的金发战巡小姐共度下午茶的时间,这自然是她拒绝不了的。
波斯猫趴在桌旁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喝她那杯红茶,顺手伸出一只手指戳戳头顶显示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好感条。
「喂,这个是什么,脑袋上的。」
胡德头也没抬自顾自翻了一页书
「哦,那个是好感度。好像满了以后就会爱上提督。」
俾斯麦差点喷出一口红茶。一边狼狈的擦拭着衣服上的红茶渍一边问
「那提督有喜欢的船吗?」
「有啊。」
胡德合上书本,喝了一口桌上放着的还有几分温热的红茶,平淡的说道
「先是在列克星敦罗纳姐妹和声望中摇摆不定,之后对刚到港的宁海一见钟情。」
金发的少女蹙紧眉头放下手中的茶杯。
「红茶都凉透了,我们回去吧。」

所以说胡德是傲娇_(:з」∠)_

评论(4)

热度(9)